您所在的位置:高唐信息港 > 资讯中心 > 热点关注

富婆怎么玩鸭子?揭秘男妓如何为富婆服务全过程

发布:2016-1-20 10:11:53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  编辑:佚名

  我们来到海南某大厦KTV酒吧,带着“富婆怎么玩鸭子”的疑问走进这家KTV。一起揭秘男妓如何为富婆服务全过程。

  在海南某报资深女记者的指引下,我们首先来到海南某大厦KTV酒吧。酒吧门口挂着一块精巧的小木牌,上面赫然写着“成功女士专有的休闲地带,男士谢绝入内”。据送我们去的的士司机说,这里要到晚上才热闹,现在一般都较闲,如果找不到称心的靓仔,他可以帮我们再找一家,或者直接帮我们找一个过来,但要付“介绍费”给他。

富婆怎么玩鸭子

富婆怎么玩鸭子

  我们走到酒吧门口,一位高个小伙子迎了出来,躬身请阿丽进门,却把一双长臂横在我的面前,指了指那个小木牌,很有礼貌地说:“先生,对不起,这里是女士休闲场所,男士不能入内。”阿丽转过头来,一副大姐大派头:“谁说不能进,他是我的马仔!”小伙子飞快折身进去向老板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又跑到门口来笑眯眯地对我说:“先生,请进吧!”

  这里面没有一个女服务员,清一色的男侍应生。看得出来,他们都是经过了精心挑选的,年龄都在25岁左右,身高175以上。酒吧里面设了大包厢和小包厢,大包厢里面分成了几格,可以容纳多人同时活动。我们走了进去,看见里面已有两对男女,一对旁若无人地相拥着亲吻;一对紧挨着喝红酒,叽叽咕咕地说着情话。男服务生很卑恭地送来了茶水,我们两人尽量装出主仆的样子,你一杯我一杯地喝了起来。一种悦耳的脆响之后,接吻的那一对放下了门帘,紧接着就有不堪入耳的声音传了出来。

  按照事先的商量,我打开门招手叫服务生进来,对他说老板要找个靓仔。稍顷,一个二十多岁的高个男孩推门而进,或许是刚“出道”不久,男孩的脸上有几分腼腆,阿丽装作很老道的样子招手叫他进来,我于是“识趣”地退到了隔壁的小间里。

  男孩说,这里晚上7时30分开始正式营业,现在他的同行们都在睡觉,有的租房在外面住还没有过来,如果现在带他出去的话,钟点钱可以打折,每个点80元的台费可以只收50元,看来小男孩很想把这单生意做成。眼看到了晚饭时分,阿丽推说吃了晚饭再过来找他,男孩叮嘱她说,一定要在8点钟以前过来,不然,他可能会坐别人的台。

  从酒吧出来,阳光暴烈。我却感觉浑身发冷,但我们还没有找到传言中的所谓"富太太俱乐部",毕竟这种中档次的“女人专用酒吧”在海口并不少见。

  “男郎”自述:背后有隐秘组织

  男侍应生们平时不一定在酒店里呆着,但要绝对听从上线的通知,在指定的时间赶到指定的地点为客人服务,满足客人提出的一切要求……

富婆玩鸭子

富婆玩鸭子

  南的这一行业几乎是半公开的,分低、中、高档。从表面上看根本看不出任何问题,那里的组织管理既松散又严格,每一个人只对自己的上线负责,男侍应生们平时不一定在酒店里呆着,但要绝对听从上线的通知,在指定的时间赶到指定的地点为客人服务,满足客人提出的一切要求。大酒店里管理严格,训练有素,收入也丰厚,但不管是男人入行还是女人入会,都十分严格。

  几天后,我们坐在海口中国城一楼的咖啡厅里,豪华之气袭人。一个身为“男郎”的约访人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氛围。他虽然穿着考究,却一脸倦意,两眼空洞。他姿势优雅地啜吸着咖啡,让人很难将他和那种职业联系起来。

  “我以前在深圳做,之所以跑到海南来,是听朋友说海南这里有一个很隐秘的组织,像搞传销上线发展下线一样,绝对保险,我就动心了,谁不想多赚点钱回去呢?后来我才知道我那个朋友是受人之托,暗中在全国各地为这一俱乐部物色‘优秀人才’。也可以说我是被他们作为‘人才’挖过来的。我现在有个女朋友,是小学老师,我想后天就带她回老家去结婚,要是她知道我是做这一行的就惨了,你千万不能暴露我的身份……”

  记者问他,经历了那么多女人,你还会对女朋友有真情吗?他苦笑了一下说:“我现在才开始感觉到真正的爱情是多么可贵!但是我又离不开钱,离不开这种灯红酒绿的生活,人啦……”他的一声叹息,包含着几多复杂的内容!

  富太太与“男郎”们的角色

  “城市富太太”

  “俱乐部里都有一些什么样的女人呢?”记者问道。

妓如何为富婆服务全过程

男妓如何为富婆服务全过程

  “反正不是一般的女人吧,多半是自己开了公司、生意做得很大的中年女人;有的是丈夫有了外遇的官太太;当然也有的是被大款包养的二奶;还有的是一些单身女贵族……在我们眼里,是什么人并不重要,关键是要有钱。”他还说,那里面有一个很有名气的当红女歌星,但不常来,一来就成为焦点人物。

  做我们这一行的,心里的伤比身体的伤更严重……

  “女人怎么才能入会我不知道,但我们入行都是首先被人家看中了,他主动找你的,你自己找上门去是不行的,再好也不收你。进入大酒店还要交押金,我进去时就交了一万元……”他说,进入俱乐部第一关是体检。体检除了医学角度的严格检查之外,更注重的是身体某些特殊器官的功能检查,对于某些部位有严格尺度;第二关是特训,分为几步;第三关是礼仪训练。礼仪训练是难度较大的一关,因为加入这个俱乐部的基本上是高层次的女人,“男郎”必须懂得一些应酬礼仪、商业常识、吹拉弹唱甚至文理知识;第四关是纪律学习,这里面有许多严密甚至是残酷的纪律,谁要是违犯了那是决不留情的。

  做我们这一行的,心里的伤比身体的伤更严重,”他说,“别看我们穿得好像很风光,其实跟一具躯壳差不多,走在街上心里空空的。这里究竟有多少女会员我们也搞不清楚,每次聚会都有四五十个女人,每次来都有很多新面孔。那些女人有的是成熟稳重的,有的却是变态的,几乎以虐待为乐。特别是在这个俱乐部里面,人的神经绷得紧紧的,生怕得罪客人,更担心一不小心犯了规。有些人只好偷偷地出去嫖娼以找回心理平衡。但那是很危险的,被上线发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因为嫖娼可能染病,一旦染病,不但会被清退,还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记者问他要是在俱乐部里染上了病怎么办?他说:“得淋病什么的是常事,这种病容易治。最怕的就是艾滋病,那些香港来的女人最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动作,容易让人得病。我的一个同行最近检查出得了艾滋病,他的上线立马就把他转移走了,去了哪里也没有人知道,而且这事严禁张扬。他这辈子算是玩完了,我一想起来就觉得后怕,决定从此收手……”

  从中国城出来,已是午夜12时,海口的夜生活刚刚进入高潮。挺拔的椰树下,南国城市的夜灯在变幻着迷人却让人绚目头晕的色彩。

  采访后记:打击量刑令人关注

  这种组织确实存在,但要曝光却难。因为这种交易行为具有极大的私秘性,对于男妓现象,现在全国各地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但像海口这种组织严密的“富太太俱乐部”还不多见。怎样制定打击措施,如何量刑,值得司法界关注,也值得社会学、伦理学家们研究和探讨。

男妓

男妓

  凡是带有金钱交易的性行为都是应该受到谴责的。如果说,富太太们选''''靓仔''''是为了满足其性欲,那么,对于那些''''靓仔''''而言,这种性行为又是扭曲其本性的。实际上也是一种性侵害,它在伤害个体的同时,也在腐蚀着我们的社会肌体……

  当代中国男妓现象调查报告

  意大利《妇女时报》曾这样慨叹:“娼妓是世界上一种最古老的职业,除非到了世界末日,否则是禁不绝的。”之所以如此危言耸听,恰在于娼妓这份职业与城市经济发展息息相关。

  这里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有研究者统计:中国目前第三产业的年产值是18000多亿元,其中受性市场辐射的商业、旅游、文化、卫生、公用、饮食服务业的年产值,占个第三产业的三分之一强。

  研究者更是通过对宾馆、酒店的调查,指出:“80年代中期,仅吃、住和在大厅里唱歌,每月营业额30多万元。现在通过装修,增加了夜总会、KTV包间、桑拿浴、美容厅等服务设施,每月营业额增加到130万元左右。”推算论定,“三陪”服务刺激增加的产业产值占总产值的1/8左右。因此,专家推定受性市场辐射联带的消费娱乐业为上百亿产值。另一方面,商品经济促使人、财、物流动,据劳动部门统计,中国目前中等规模以上的城市日均流动人口量已超过100万,广东省的外来流动人口早已超过千万。这其中80%是农村剩余劳动力,加上下岗、待业人员,劳力市场竞争激烈,而无论男女都有“闯商海”、“捞世界”、“发大财”的欲望,又由于流动人口远离老家和熟人,有机会放胆妄为,这是性行业人丁兴旺的原因。

富婆怎么玩鸭子

富婆怎么玩鸭子

  另外,仅就深圳来说,深圳毗邻香港,各类产业的兴起无不与香港关系密切,阳光的背面是阴影,风流行业正是伴随经济繁荣而诞生。按照市场供求规律,先有需求才有供给。是因为香港一批富佬、富婆的消费需求,才大大刺激起深圳娱乐、酒店业女性、男性服务业的兴盛。

  今日各大酒店、娱乐场所都实施鸡鸭双套服务,正是因为部分港人在深包二奶、玩小姐之后,大批富婆亦纷纷效仿北上包二爷、玩鸭子。是因了那充满欲望的庞大剽客群,才使风流如此肥沃。社会常常有不同类型的扫黄、打击卖淫嫖娼活动,但是往往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卖淫者身上,而忽视了始作俑者那庞大的嫖客群。暂不说这对劳动者的不公平,至少这违反了市场供求规律,忽视了鸡和蛋的互生原则。也正是因为这样,色情行业屡禁不止,而且随着市场需求的扩大更加刺激市场供给。金钱是风流市场的特殊杠杆,一夜几千金的重赏下,何处不生勇夫。

  研究场所、研究对象、研究方式对鸭子(男妓)的调查,主要是针对深圳各大酒店男性陪客,如活动于富临酒家、兰波湾、世纪会、金殿、凯悦、新一代、金色时代、金色年代、金伯爵、阳光俱乐部、第五大道、豪门、圣保罗、拉斯维加斯等地,收入比较好,消费档次高。被者的年龄都在20岁左右,性服务工作经验1年至2、3年不等。文化程度多为高中、中专。外来人口占90%以上,深圳本地不到10%。

  对市民反映调查,针对深圳市罗湖、福田、南山、宝安、龙岗、盐田六个区的深圳居民及部分非深圳居民。被访者中,男性占55.2%,女性占44.8%。年龄在20岁以下的占17.1%,21-30岁的占49.2%,31-40岁的占21.5%,41岁以上的占12.2%。文化程度在初中以下的占14.6%,高中及中专层次的占41%,大专以上的占44.4%。深圳户籍人口占43.9%,暂住人口占47%,出差、旅游和探亲等外来人员占9.1%。未婚、已婚及离婚的比例分别为59.6%、38.2%和2.1%。在职业分布上,8.4%为国家机关、党政事业单位管理和办事人员,18%为专业技术人员,22.4%为商业服务业人员,4.6%为生产、运输及有关人员。

  军队人员、学生、个体经营者的比例分别为1.9%、13.4%和3.4%。其余为未从业人员及其它职业者。

  访问形式,对鸭子的访问,由本人亲临现场、面对面实地采访。访问市民委托深圳大学社会学系学生,以问卷、街头访问形式调查;调查共发出问卷600份,收回有效问卷592份,有效回收率98.7%。

  A、访问鸭群“鸭”通常又叫男妓或男公关,他们是经济发展城市的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属于特殊的“亚文化”阶层。它隐秘地兴起、涌动于深圳,成为深圳这座欲望之城除“二奶”之外的另一道风景。在采访途中得知,大型酒店平均每晚接待的香港富婆不下70位,有一酒家十多天前重新开张,一群来捧场玩耍的富婆就有44个。富婆爱在有鸭的酒店开生日派对,富婆与富佬的消费形态不同在于:富佬若是群伙玩乐,东道主一般将所有包下的小姐费用一起买单;但是,富婆不同,东道主只付全部的酒水钱,各人做鸭各自买单,别人替付犯忌。或许这是女性展露其经济权利的独特方式,因了一份特别而突显出神秘。

富婆和鸭子做爱

富婆和鸭子做爱

  本文意在于真实地研究了解这个风流群体,细致探询这个特殊的“亚文化”层与城市的关系,与主流文化群体的区别,试图通过当事人个例经验的叙述来促使社会关注并帮助这个弱势群体建构起人生权力的保护层。特别是这个群体的年龄都在20出头,本是初入世道,却个个满目疮痍,以自杀的方式来生存,已形成一个回避不了的社会问题。特别是面对这些小男孩,值得反思的是:女权是胜利了还是失败了?

  满目疮痍少儿郎每次亲临潜藏某种惊险的采访现场,都会被真实的情境和诚恳的被访者打动,以至于会瞬时将世俗的恐惧抛到九霄云外,在感动中留下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姓名,似乎当时自己只有一个心愿,就是要妙笔生花来揭示世间的苦难。如果说我曾经在看得见的泪和血中不能承受死亡之重,11月28日深夜,在美酒咖啡的采访现场,我难以承受的是生命空虚的轻。我的被采访者年龄只有18至22、23岁之间,本是茁壮生长的季节,却在春天花蕾初放之时,败絮纷飞。他们满目疮痍地说自己是“鸭子”。

  他们中大多高中毕业,有一些有中专学历,很少大学学历者,他们多无一技之长,在纷繁的深圳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于是应召到娱乐业,出卖年轻的身体是唯一养活自己的手段。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拿挣来的钱去学英文学电脑,为将来掌握一门生存技能?他们的脸上泛现的是三十年代曹禺笔下上海交际花陈白露的悲哀,他们没有将来,他们只利用现在多挣一点钱,过潇洒的生活。他们脑袋里已根本没有读书两个字。白天睡到下午5点,晚上12点开始工作。他们的故事动摇了我所有对女权的坚持和对女性的信仰。

  鸭仔的初夜年龄还不到20岁的L在金伯爵夜总会,嗲嗲让他出台接待一个50多岁的胖女人。紧张、羞涩、不知所措。女人开始抚摸他、脱去他的衣服,可是他一下子怎么也想不起嗲嗲的指教,不知以什么方式来迎合她。她怎么样地摆弄也得不到满足,于是她骑在了他身上,他感到真难受呵,当时嘴唇都咬出了血,他不断告诫自己:一会儿就好了,再坚持2分钟,再坚持2分钟。可是,漫漫长夜,这一晚他好像过了十年。女的要求他亲吻她,要从上吻到下,从里吻到外,他迟缓地、被动地挪着嘴唇,只觉胸中翻江倒海,赶忙跑到卫生间吐了许久。就是这样女人仍然要求继续刚才的亲吻。他说他想离开,他不要这个单了,可女人大怒:“如果不继续,就让嗲嗲炒他鱿鱼”。他不敢,初到深圳的他实在害怕丢了饭碗。就这样在女人的各种花招中,他感到自己被强奸了整整一晚。这一次,他挣2500元。可是一个星期他的腰都感到酸得不行。

  深圳找不到“强奸”二字

  L说在深圳找不到“强奸”二字,在深圳都是女人强奸男人,如果男人想要,在任何发廊都可找到女人。富婆们有时会把他们绑在床上,用牛奶、果汁倒在他们身上玩;有的喜欢整晚吹萧,直玩到他们红肿疼痛难忍。最多20岁出头的青年,每天要靠鹿鞭、虎鞭来维持性能力,因为消耗量太大。他们中有些人其实发育还不完整,但有的一晚上要做9次以上,最少最少也不下于4次。寻乐的女人年龄多在40岁以上,欲望很强,又很寂寞,要求又很高,如果不能满足她们的需求,你就会失去客人。再说,做鸭的人还不多,可市场越来越大,所以,有些时候他们要跑场子。特别是一些名鸭,点的人太多,真可谓是一次次将自己掏空。

富婆怎么玩鸭子

富婆怎么玩鸭子

  卖,就是我给你钱,要你做什么就得做什么!”

  如果有鸭子违抗富婆的要求,便会遭到呵斥:“你是什么东西?我给你钱,要你怎样你就得怎样!”有钱能使磨推鬼呀!有的时候两三个富婆会同时玩一个鸭仔,那样的一晚上就好比上了一场战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必须调动浑身解数,来迎合她们的爱好和花样,一个都不能得罪,做得好一晚上可以挣到1万元以上。一个鸭子平均每天可以挣800元,多则一个月可以挣到5万元。

  现在有不少富婆玩死男妓的新闻,所以不管是富婆还是男妓都好,珍惜生命,适度就好了。



扫一扫关注高唐信息港公众微信知高唐。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广告投放 | 用户帮助 | 用户注册 | 在线投稿 | 留言反馈
| 帖子处理申请表
Copyright © 2003-2009 gaotang.cc All rights reserved.QQ:262706789